芜湖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琼楼】家族秘密(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6:18 编辑:笔名
5岁那年,我亲眼看见我奶奶把一个小小的婴儿溺死在马桶里。那个婴儿就是我的三妹。自那以后,我夜夜噩梦。
我常常梦见奶奶满头白发向我扑过来说要掐死我。“娘,快来救我。”我哭着往娘的怀里钻。娘泪眼婆娑地把我紧紧抱起。
奶奶房间是狭长的,像一张船。越往里走,越觉得幽深。她躺在棺材里睡觉,说哪天她死了,直接埋掉。“总有一天幽灵会来找我的。”她说这些事时,眼睛蒙着一层凄迷,仿佛走不出的幽深古井。
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奶奶做的事。小时的我常常用一张席子把自己卷起来,我藏在里面望着圆圆的天花板。我的目光透过天花板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有时大人们找到我时,我竟然盘腿坐在席子里,脸上色彩变幻,眼神却是飘渺的。
“这丫头也遭了。”奶奶叹口气。她小脚是标准的三寸金莲,背弯成一张弓。她拄着枣红色龙头拐杖,稀疏的头发盘成鸡蛋大的小髻。
邻居陈爷爷说,我们家住的地方40年前是一片荷塘,一到夏天荷花盛开,十里八乡的人都来看荷花。傍晚,村里人喜欢在荷塘边乘凉,但一天晚上有人看到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婴儿一步一步走进了荷塘。她踩着荷叶一直走到深深的池塘里去,她回头笑了三次。第二天,村里死了三位老人。从此以后,荷塘被填埋,慢慢成了荒地,再后来我祖爷爷把这里种上枣树。很多年前,村里有一半地都是我们家的,光枣林就有上千亩。
我出生的时候,枣树只有三棵了。那片传说的荷塘也盖上了房子。
我偶尔会梦见那个婴儿,她洁白的皮肤像玉一样,闪着银色的光芒,她来时总是会飘起枣花,黄色米粒大小的枣花一直往下落。
不知为什么每次梦见她我都会哭醒。“你又做噩梦了?”娘叹了口气,轻轻拍着我。她在昏黄的油灯下给我们纳鞋底,“哧哧”的声音像针一样刺激着我敏感的神经,“我不要听,好可怕。”我哭着说。
父亲总是一副忧伤的神情,他是赤脚医生,一年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人家赠他一个外号叫“二先生”。每次父亲回来都会给我带些糖果,我躺在他怀里睡觉时从不会做梦,我总是缠着他。每次他出门我都会大哭,有时他气得打我屁股,即便如此,我仍旧每次都粘着他。后来,他总是趁着我睡着悄悄离开,其实每次他离开我都知道,我太敏感了,一点风吹草动我都会察觉。
我梦见一个人,赤足白发在我家后院飞奔,我跟在她后面喊着妹妹妹妹。她回头朝我笑,没眼睛,我又哭了。
“这丫头怕不会长命。”奶奶对父亲说。母亲怀我时,他们常嘲笑她要生出个哪吒来,整整12个月,我竟然毫无动静,一出生我就啼哭不止。奶奶说我眼泪多,这辈子不知是要给谁还债来了。我经常咳嗽,吐血,被人称为“二先生”的父亲竟然无能为力,他带着我去大医院检查,医生说身体都好。
“那这孩子怎么会吐血?”
“再长长看看吧。”医生说。
奶奶越来越糊涂了。她有一次见到我就说:“老三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我也说没办法啊。”她枯瘦的手指像石头般触摸在我的头顶,我一阵阵颤栗,吓得尿了裤子。我看到她的左眼里腾着白色雾气,雾气里有一个幽灵,她上下飞舞,不时地在奶奶的额角用脚踩,用蚂蚁一样细长的小手抠着奶奶的眼睛。奶奶的额头上长出一个米粒大小的疙瘩,眼睛慢慢变成红色。
奶奶的左眼着魔了。父亲懂得祖传的医术,他说家里有东西碍着奶奶了,必须搬走才行。我说我看见小人了。父亲一巴掌打过来:“小孩子家,不要乱说话。”
父亲很怕奶奶,奶奶轻轻一咳嗽,父亲就会说:“娘,啥事?”
“你爹来招我了。”奶奶的声音像撕裂的夜色。
“你三妹也来了。”长长的沉默后她又说。
“以后不要再说她了,你记挂了她一辈子。”爹的声音融入古井里声声都激荡起一圈涟漪。“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奶奶的拐杖声笃笃地敲着地,那拐杖尖刺入我心脏中。
奶奶第二天并没死,她雪白的头发像我见到的那个精灵。
“精灵。”我指着她喊。
“再说我撕烂你的嘴。”奶奶勃然变色,眼神如刀散发凌厉的光芒,寒气森森。我被吓哭了。
“这个家是不能待下去了。”母亲哭着说。
“能去哪儿?去哪?一辈子都逃不了。”父亲的眼神里揉入了许多沧桑还有无奈。
“我一看到那个老房子就害怕。”母亲的声音如幽怨的琴声。
“只要没老三就不会有事。”父亲缓缓吐口气。
我梦见有东西趴在我胸口上,我无法呼吸。我想睁开眼睛,却怎么都睁不开,忽然一个白色的精灵飘过来,像一道光,我心口一松,终于活过来了。
醒来后我把做梦的事情告诉了爹,有一刹我看到他脸上竟然是恐惧,我犹自喋喋不休说白色精灵救了我。
爹听到我提起白色精灵忽然发足狂奔起来。最后我和娘在我家祖坟的老枣树上找到了他,他倒挂在树上睡着了。娘很怕他失去魂,于是拿着耙子从找到爹的地方一路喊着爹的名字,说要把他魂喊回家来。
爹回家后就离开了村子,他说受不了这个家了。
奶奶日渐单薄像一片枯黄的落叶,风一吹就会随风飘走。“都走吧,走了干净。”奶奶的拐杖狠狠地戳着地,地面竟然被她钻出一个深洞来,我趴在奶奶捣过的地方,望着那个洞口发呆,想着会不会有白色精灵爬出来。
我最喜欢听说古,但我胆子又小,每次听着听着都会吓得尖声惊叫,当他们说到那些故事时,我总能看到那些人物,他们在我的眼前飘。张爷爷曾经跟父亲一样是赤脚医生,如今老了,最喜讲古。他说我们这里有精灵。那个精灵没人见过,她会附身到人身上,总是那个家里最美丽的姑娘。她会带来灾厄。他讲我祖奶奶时,我们家曾是这里的大户,祖奶奶生的第三个孩子长得像雪一样白,很美,人人都叫她仙女。她长到12岁时,突然头发全部白了,长长的头发像雪一样纷飞。就在那年,家里的枣林着火了,一夜之间,村庄被化为灰烬。更为怪异的是枣林着火时,老三赤脚飞奔在火丛中,越跑越远,竟然不见了。
祖爷爷找人算卦,先生说老三被精灵附身了。祖爷爷说他记得祖上有这么个传说,一定不能要第三个孩子,但从来没人说过是怎么回事,家里只是遵从祖宗的规矩历代只生两个孩子,所以我们这一族很单薄。许多年过去,祖爷爷早已不遵从老祖宗的规矩,况且他又是学的新学,哪里会在意这些。他甚至一度庆幸没听从祖宗的烂规矩,老三长得多美,又多么聪明,简直不像是这尘世间的人。
“你以前还有三姑姑。”张爷爷说。
“我没有姑姑。”
“有!”他斩钉截铁地说。他跟爷爷是发小,他说小时跟爷爷一个炕上睡,一个锅里吃饭,因为家里太穷,我老爷爷把他养了起来,他的话我不得不信。
“那个姑姑聪明的很,冰雪聪明,可惜没活到12岁……”他叹了口气,目光幽幽望向远处。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奶奶的声音从棺材里传来如冰冷的雾。她是在冬日的一个深夜里沉睡的。
我慢慢长大,长到了12岁,很少做噩梦了,身体也突然转好,不再咳嗽也不吐血了,身体强健到几乎从不生病,就连咳嗽感冒也很少见。父亲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些希望。

共 26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家族秘密,描写的是一个灵异而又阴森传奇故事。故事从年幼的主人公,亲眼看见奶奶把一个婴儿溺死在马桶里开始,主人公就常常做恶梦。文章的开头,就自然带了一股阴气。进而出现的是奶奶狭长幽深的房间,而房间里头,奶奶躺在棺材里睡觉!瞬间,使得全文更加鬼气森森,同时也为下 了一个极好的铺垫。然后再由一个白色精灵,逐渐引出了一个家族的秘密。作者文思巧妙,设计用心,情节代入感强。优美的文字中,暗含的是一股怨气。让人在惊悚而又欲罢不能的心境下,度过这个寒冷漫长的午夜。这是一篇很难得的文章,阅读起来,那感觉就像深夜里飘来了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只是她穿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惊骇之下,女人忽然不见,待得寻找,她就在你的身后……好在结尾主人公以她的情况好转,给了读者阳光与温暖,如雨后初晴,心神为之一悦。欣赏,推荐!【琼楼玉宇编辑:诗情小公子】
1 楼 文友: 201 -11- 0 02:16:48 很难得的好文章,子烟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文采优美非凡!赞一个,祝子烟越长越美! 大智发于心于心无所寻成就一切义无故亦无今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 0 10: 9:54 谢谢小公子的精彩点评,祝福小公子。宝宝大便黑色
孩子积食呕吐怎么办
腹泻用立可安有副作用吗
小孩上火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