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雀巢】鬼头团的覆灭(翻译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55:19 编辑:笔名
摘要:小说《鬼头团的覆灭》(直译为《能干的侦查员》)是柬埔寨马德望省作家桂有厚的著作,发表于1956年。故事发生的背景为20世纪初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在柬埔寨执政时期。
【一】

有一个时期,在王国境内,国泰民安,人们都笑容满面,愉快地从事着各种事业。
从首都到省县乡村,全体人民,勤勤恳恳,大小官员,兢兢业业,为的是国家繁荣兴旺。即使有时出现一些坏人制造事端,带来痛苦恐惧,也必然被法律的悍卫者镇压下去。
有一个青年,名叫尼拉,是一个很会钻营的人,年纪大约 0岁左右。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人的家乡是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亲族及身世。现在他的职业是来往于城市内的出租汽车司机。当这个故事发生的时候,汽车司机尼拉住在首都郊区的某条街上。
尼拉的职业,可以说没有什么特殊的。每天在城里拉客人,甚至挣不到五六十个瑞尔。但是这个青年有钱花,他吃的用的超过了他所挣到的。这一点,也没有任何人了解,这是只有尼拉一个人才明白的问题。
在汽车司机的家里,用具、摆设布置得井井有条。如果观察一下,可以看到在一个会客室样的房间里,放着一把可以舒舒服服坐卧的藤椅。在卧室里,一张床上铺着厚厚的床垫和白床单,这很像是有地位和财产的人的卧具,而不像是尼拉这样挣钱很少的汽车司机的东西。
太阳隐没到西方的树尖下去了,鸟儿们知道黑夜即将来临,纷纷飞回了自己的巢里。这时候,神秘青年的房子被笼罩在夜幕之中。
一辆黄色的豪华汽车,沿着市郊一条大街行驶,两道刺眼的灯光划破了寂静的黑暗,在尼拉的住处前面停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衣裤,戴着黑色呢子帽,脸上包着一块同样颜色的布,在眼睛处挖了两个洞。这个黑人打开车门,下了汽车,照直走去敲门。
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小个子青年,脸上长着一个尖尖的鼻子,显出一副凶狠相。噢!这就是尼拉。
“啊!是您呀!请进!”房子的主人尊敬地说。
不知名的男人立即应邀走了进去,在藤椅上舒舒服服地坐好以后,便开始了谈话。
“怎么样?我们以前决定的那件事……你看我可以去干了吗?那座房子安静吗?”
“是的,我白天黑夜观察很久了。夜间非常寂静,父亲、女儿和佣人每人有一个房间,女儿住在楼上,父亲住在楼下,佣人在后面的房子里。”尼拉回答。
“好!我要像以前一样奖赏你,因为你是我的右手……明天我就要让人们看到苏昆神秘地死在自己的床上。接着,我要把他的女儿卡尼娅杀死。还有一个人也要杀掉,就是苏普罗萨。我要亲手把这三个人杀掉,因为这很重要。我们这一伙人中没有一个我信得过的能代替我去杀死他们。”
“我替您去完成这个任务!”
“不,不!要不……你等以后吧,这次让我亲自干,等这三个人以后……”
“是的,我已经多次领教过您的手段了。”尼拉微笑着回答,“我相信您是不会耽搁很久的,只要把刀尖在苏昆的胸膛上插上 秒钟,他的灵魂就要飘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是吗?”
“啊,你很善于判断。不过,你不要走露风声。你知道,苏昆有大量的财产:金子、银子、一排排的石房子。他只有一个女儿,此外,还有一个弟弟叫苏普罗萨,要让他也一块儿死掉……”
“是。以前我听说苏昆还有一个弟弟在新加坡,叫苏乔。”
“啊!是有。不过那个苏乔嘛,他不会回故乡来了,另外,听说他换地方了,没有谁知道他的新地址,也许他已经死掉了。但是,他如果什么时候真的出现了,我们也要把他杀死。好了,我先走了。注意,不准透露。”
“请吧。”
尼拉的客人站起来走出了房子,汽车早就停在那里等他了。瞬间,高大的黑人和他的汽车,沿着郊区的街道,迅速地消逝在夜幕之中…………
在尼拉住处东边,市郊的另一个地区,谁都认识大富翁苏昆的住宅。这个富翁年纪大约50岁。他性情安静,很少出门。
他的妻子在两年前去世了,悲痛使得他沉默寡言。在他的宽大的住宅里,除了两个男女佣人外,还有一条狗叫“迪克”。他有一个女儿叫卡尼娅。
卡尼娅是一位妙龄少女,容貌俏丽,体态丰盈,细皮嫩肉,甚至会让人误以为是仙女下凡。姑娘是大富翁的心肝宝贝。
这天是星期日。早晨,天清气爽,令人心旷神怡。富翁女儿和她的爱犬迪克走出房子来散步。姑娘带着狗沿着大街信步向前走着。狗像是一个警卫员跟在自己的女主人身后。如果有什么人触犯了姑娘,迪克一定会坚决保卫它的主人。
当时,路面上存着一洼洼的雨水,给行人带来一些恐惧,因为每当有汽车或其他车辆压在水洼上的时候,卡尼娅和迪克就得赶紧远远地避开水点,否则衣服就一定会被弄脏。啊!事情真的发生了!一辆汽车沿着马路很快地向正在牵着狗走路的卡尼娅照直开来。姑娘发现汽车朝她开来,为了躲开水洼,就急忙拉拴狗的绳子,赶紧上人行道。不知是开车的人喝醉了酒还是存心要和这个美丽的姑娘开玩笑,汽车险些撞上姑娘。也许当时太紧急了,姑娘没有来得及闪开,忽听得“扑拉”一声,泥水溅起来,把姑娘崭新的裙子弄脏了。
“咦!这个汽车!”
姑娘叫起来。她生气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很惋惜自己的裙子被搞脏了。她气得涨红了脸。狗也倒了霉,泥水溅了它一身。
“疯子!你是疯子吗?看见没有?人家上人行道了,还想开过来把人压死……把人浑身都搞湿了!”姑娘大声喊道。
这时,她看见开得很快的汽车刹住了,并马上向后倒退过来,重新停在她的身旁。司机是个年轻人,看上去是一个勇敢果断的人。他身体健壮,态度谦虚。年轻人打开车门,朝姑娘走来,歉意地说:“请 原谅我,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
卡尼娅瞪着眼睛瞧着低头向她求情的男子。年轻人的言谈举止很谦逊,这使姑娘的气消了一些,但是当看到被弄脏的新裙子时,她又急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迪克也很不满意,它叫着跳起来,想扑过去咬那个犯了错误的人,但是卡尼娅抓住它的嘴让它安静下来。
“对不起, !……”
卡尼娅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他。
“的确,我有错误,应该请您原谅。我的车开得太快了,等我想到您肯定很生我的气时,为了向您道歉,我就把车倒回来了。确实,这马路上有些地方有水洼,但我没有注意到这里有水,等我开过去才想起来。请原谅我吧!”
“嗬!真奇怪。”卡尼娅气得嘴唇直颤抖。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年轻人向姑娘恳求着,他的表情使人看出心情很沉重。
“就这么轻易地来请求原谅?”卡尼娅大声说道,但她的气已经消了一半了。
“如果您不原谅我,那我就太难过了,不仅如此,我还会经常想到,在我的一生中犯了一个大错误。”
“那么您开车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呢?看到旁边有人,就不能把速度放慢一些吗?”
卡尼娅的话慢慢地软下来。迪克好像也懂得女主人的心一样,它歪着头看看年轻人的脸,又看看姑娘的脸。它很奇怪,开始时它的主人很生气,现在反而变得对司机很和善了。
“我说了,我没有注意……”
“没注意怎么行呢!如果这样,谁做错了,只是说没有注意,没有……就没有错误了吗?”
“噢, ,是不能说没有错误了。但是请您想一想,做了坏事又来认罪的人是很少有的,他只有开着汽车跑掉,哪有像我这样又把车开回来的!另外,假如我的罪应该枪毙,法院也会给减为20年徒刑的。”
姑娘听到年轻人为自己的辩解,用清脆悦耳的声音笑起来。她一只手牵着拴在迪克脖子上的绳索,一只手抖动沾满泥水的裙子,让沾在上面的泥土快些干燥起来。
犯错误的人看到这一情景,就走近姑娘:“如果您允许的话,我给您把裙子洗干净吧。”
“呀!裙子穿在我的身上,您怎么能把它洗干净呢!”姑娘惊奇地回答。
年轻人不再说什么。他回身钻进汽车,从座位下拿出一个药瓶,向姑娘介绍:“我用这种水给您洗裙子,即使不完全干净,也一定会使人们看不出沾了泥……”
“没关系,先生,我回到家里肯定要洗它的。谢谢您,不要紧。”卡尼娅看得很清楚,这个谦虚的男子是一个诚实的人。
这时,相互认识代替了不愉快的局面,姑娘和小伙子谈得愈加亲切起来。看来,在男女相识相爱之前,常常会发生一些这样那样的事件。这又是一对。男女二人素不相识,突然发生一件事情,使他们一见钟情,并且最后必成伴侣。
“我非常感谢您。如果这样,我愿意一直把您送到家里,希望您不要推辞。”年轻人微笑着说。
“不要担心,先生!我的家很近。诺!”卡尼娅指着一幢房子回答说。但是在这一带房子很多,怎么能认得出来呢?
“好吧!请给我一个洗刷错误的机会吧!”
“啊,您很想送我回去吗?”
“是的,是我很诚恳的愿望。”
“我……看来不想让您灰心。没什么,如果您想送我回去。”
年轻人得到了姑娘的允许,就急忙向汽车走去。他打开车门让姑娘上去。姑娘还没有上,突然迪克在它的女主人之前跳进了汽车,好像它听懂了刚才亲切交谈的人话。
“迪克,迪克,看这家伙!等一下,迪克。”
姑娘这样叫,迪克也不理睬。它趴在汽车里,很高兴。这个汽车刚好只有两个座位。卡尼娅上来坐在一个位子上,年轻人打开另一侧的车门,进来坐在司机座上。汽车立即离开了出事地点。
“哪里是您的家呀?”
“围墙外面有小棚子的那个。”卡尼娅有些害羞地回答。
司机不再说什么,把车开到小棚子附近准备停下来,但姑娘不让停:“过去一点……不是这个地方……是的……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
“哪里……?说清楚一些。”当汽车向前滑行的时候,司机问。
“那边的大房子,喏!有尖尖顶的房子。”
姑娘所指的,实际上是她的房子里伸出来的收音机天线杆。年轻人就把汽车从围墙大门开了进去,在房子的楼梯前面停下来。
司机从卡尼娅面前伸出手去,打开车门让她下车。就在他伸出手去的一刹那间,姑娘吃了一惊,因为他的手碰到了姑娘的胸脯。但是姑娘认为,年轻人不是有意来碰……她的身体的。
“对不起!我伸手太快了……好请您下车。”
“谢谢您。”卡尼娅迈步从车上下来,站在楼梯旁边。迪克也跳下来站在女主人身旁。
“不用谢, 。想到我对您犯下的大错误,做这点儿好事是不能够洗刷的。”
说着,年轻人向姑娘的脸上瞥了一眼,正遇着姑娘美丽的微笑着向他投来的目光。爱慕的感情在这对青年男女的心中滋生起来,但是他们两人还不敢互相承认。
卡尼娅想认识他,便问道:“您还没有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
“噢!是的,我都忘记了!的确, ,今后,当您需要的时候,希望您一定叫我来为您服务。这是我的名字。”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姑娘。
名片上写着:
索姆泡尔·鲁阿特
二号大街 02号
“索姆泡尔·鲁阿特……”卡尼娅按照文字重复着这个名字。
“是的,是索姆泡尔·鲁阿特。您只要叫我‘索姆泡尔,索姆泡尔……’就行了。您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卡尼娅。”
“噢!您的名字很好听嘛!卡尼娅,卡尼娅。”年轻人随着女子的话说,“如果不反对的话,以后我们一定要相见啊!”
卡尼娅微笑着点点头。
“再见, !”
“哎!”
索姆泡尔发动汽车,不久,汽车一点一点地划出了姑娘的住宅,在姑娘的眼前消失了。

【二】

在卡尼娅和索姆泡尔相识的那个寂静的黑夜,市南郊某地发生了火灾。那里的男男女女,惊恐万状,吵吵嚷嚷,有的人几乎来不及从睡梦中醒来,有的人急急忙忙跑出房屋,慌慌张张地抢运东西。烈火从一幢房子向另一幢房子蔓延,火光映亮了半个天空。滚滚的浓烟夹杂着火星腾空而起,使那些遭难的人、来救火的人和来看热闹的人惊慌失措,不寒而栗。
火灾发生的原因开始时谁也不知道。但是,公安部怀疑是一个不知名的坏蛋指使烧的市郊的房子,他们已经干过几次盗窃活动了,正如第二天早晨报纸上报道的:
“鬼头团”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已经从事四次罪恶活动了。昨天晚上,他们不仅抢掠了市郊人家,还烧毁了许多房屋,使受害者痛苦不堪。但是我们得到了最新消息:公安部侦查“鬼头团”匪巢很久了,并且在昨天晚上抓住了五个匪徒。在大火正在熊熊燃烧的时候,侦查员看到几个可疑的人钻进停在路旁的汽车,飞快地离开了事发现场。著名的侦缉队长索姆泡尔和三名侦查员发现了可疑的汽车和人,便上了汽车跟踪追击,后来在路上发生了枪战,公安人员无人受伤,而坏人方面有两个人受了重伤,匪徒的汽车也被击翻在壕沟里。两个受伤的匪徒和其他三人全部被索姆泡尔先生和勇敢的侦查员当场捕获。
据最后消息称,这些匪徒供认,他们不认识他们的匪首鬼头团长。他们是从一封盖有“鬼头”印记的信上接受烧屋指示的,如果哪个人拒不执行,他们的头子就要把他杀掉。

共 29915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又是一篇来自柬埔寨的侦探小说。富翁苏坤财产丰厚,妻子早亡,与女儿卡尼亚一起生活,然而,他的生活却不平静,他有两个弟弟:一个是五年前就离开柬埔寨到新加坡谋生的苏乔,一个是在马德望省当老板的苏普拉萨。富翁苏坤被野心勃勃的苏乔处心积虑地要侵吞哥哥苏坤的财产,便在新加坡一年后就偷偷地潜到国内组织了一伙黑社会集团“鬼头团”并自己任这个匪徒集团的团长,在柬埔寨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已经成了政府缉捕的目标。凶狠的苏乔计划侵吞哥哥苏坤的财产,他要杀死自己的哥哥苏坤,同时也要杀死另一个哥哥苏普洛萨和侄女卡尼亚,准备实施这个计划后再潜回新加坡以后重新返回柬埔寨继承苏坤的遗产。就在实施这个罪恶的计划的同时,侦缉队长索姆泡尔在一次雨中出行与苏坤的女儿卡尼亚的不期而遇(汽车把卡尼亚的裙子溅脏了)而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并逐渐爱上了对方。一个深夜,歹徒跳窗而入杀死了苏坤,卡尼亚的父亲遇难后立即通知了在外地的两个叔叔,在马德望省的爱普洛萨赶了回来,匪徒继而又把从马德望赶回来为哥哥安葬的苏普洛萨抓住并准备勒索卡尼亚十万瑞尔以后把苏普洛萨杀死,而卡尼亚在新加坡的叔叔却没有信息更没有回来为哥哥料理后事。警察局以及侦缉队长索姆泡尔通过秘密侦查,最终发现了鬼头团的下落,却就在卡尼亚住宅不远处的一所小房子里,并掌握了这个鬼头团正要在一个夜晚突袭卡尼亚的家,于是调集警力,一举歼灭了鬼头团,打死了鬼头团的帮凶尼拉,活捉了鬼头团长,在辨认鬼头团长的时候,卡尼亚一眼便认出这个罪大恶极的鬼头团长正是自己的叔叔苏乔。于是,侦缉队长这才把案件的侦破经过向卡尼亚说清楚。一对相爱的人卡尼亚和索姆泡尔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小说从始至终埋藏着一条伏线,那就是鬼头团长究竟是什么人,随着故事情节的不断推进,几经辗转,最后水落石出,这道伏线豁然浮出水面。给人以水到渠成的感觉。一些细节描写生动而惊险,扣人心弦。读者急于要知道个水落石出,却又不能不在阅读中在心里不断地思考,能把外籍的小说中跌宕起伏的情节翻译得如此精美如此合情合理,合符逻辑,依然要赞叹翻译者的驾驭外文与中文的能力。推荐阅读。编辑:苏庸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8040020】
1 楼 文友: 2015-08-0 02: :27 一条始终牵引着读者的心的暗线始终潜伏在小说的情节里,最后才水落石出,这样的构思和情节结构的安排实在是扣人心弦。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8-0 10:51:21 谢谢苏教授精彩的编者按和点评!
小说改编为只用一句话结尾,这样显得故事更加简洁,很好。
关于编者按,我有一点儿想法:侦探小说,或者悬疑小说、推理小说等,往往只有在最后才知道最终结果,而在前面部分一般都是做出各种铺垫,充满悬念,引发读者的猜测,让读者产生一些盼头,这样对读者才有巨大的吸引力,使之欲罢不能。可能会有一些读者,不是先看文章,而是先看编者按。如果读者一开始就知道了最后的结果,那读起来兴趣就不大了。所以,我想,为了鼓励读者踏踏实实地阅读小说,在写编者按时,最好也能 欲言又止 ,留下一个 扣子 ,或者 卖个关子 ,让读者心存一个念想,这样会吸引读者按部就班地把小说细心地读下去,直到最后得到恍然大悟、如释重负的结果。此想法仅供参考。
2 楼 文友: 2015-08-0 02: 8: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财产,对自己的亲兄弟也展开了杀戮,实在是残忍至极,中国有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一点不假,这个鬼头团的头子最终没有好下场,但是有有谁能想到他们是亲兄弟呢?那个侦缉队长的侦探技术也是值得赞叹的,最终他获得了卡尼亚的爱情,悲剧的情节最后有了这样的安排,读者的心理上才会有一点安慰!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楼 文友: 2015-08-0 08:19: 4 还没来得及细读,先来恭喜大哥又一部翻译大作问世,这可是大部头,的需要您付出多少心血啊,向您致敬!看到您的硕果,打心眼里为您高兴。
回复  楼 文友: 2015-08-0 10:54: 2 谢谢柴英,希望我的这些小说能够给你的生活带来欢乐。
4 楼 文友: 2015-08-0 11:00: 6 建议作者出一本柬埔寨小说专辑。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8-0 11:08:42 谢谢邵魁先生指点,我也有这种想法,希望愿望能够实现。
5 楼 文友: 2015-08-0 11:22:58 先生说的很对,编者按可以说成是,文章的导读,不过这篇小说太长了,估计读者处于时间和兴趣来说不愿意去读,故便开头就把故事的原委写在前面,给读者一个引导。谢谢你,很注重编者按的作用!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8-0 12:16:04 谢谢苏教授及时回复。其实我的想法并非针对这篇小说,而是对此类小说的一个普遍的建议,仅供参考而已。
6 楼 文友: 2015-08-0 11:42:02 王老师又一篇力作,让我们大开眼界,虽然是60年前的作品,仍然让我们看到文字的魅力。好作品欣赏了。
回复6 楼 文友: 2015-08-0 12:20:58 感谢闲妹的抬爱。
祝贺你获得七月份优秀评论员第三名,其实就是第二名(因为前面有二人并列第一名)!祝你取得更大成绩!
7 楼 文友: 2015-08-0 1 :02:04 有人建议你编写一本外域小说的译文集,我很赞成,希望你在身体和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努力实现!到时候我帮你写一个《序言》或者《跋》,希望你成功,给后人留些一点精神产品是很有价值的!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7 楼 文友: 2015-08-0 14:5 :55 谢谢教授的关心。对于出书,我真的是一窍不通,没有任何感性认识。如能得到月楼社长、苏教授、柴英等各位朋友大力帮助,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就会容易得多了,能够由苏教授撰写序言或跋,那一定是锦上添花。届时如何具体操作,还要请各位费心指导。
8 楼 文友: 2015-08-0 1 :50:11 忠田教授真是太聪明了,您知道吗?我一看到苏教授编者按第一句话,知道是侦破小说,我就拒绝看后面的内容了,我不允许被悬念牵动的快感就这样消失殆尽。果然,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在文章划上句号的那一刻放下了!还要感
谢手机阅读,让我躺在沙发上完成了悦读的全过程!

实话实说,我有一次猜测失误一次正确。失误的是,我最初以为那个侦缉队长是坏人假扮的,借开车溅了姑娘一身泥而走近姑娘,然伺机干掉女孩;猜测正确的是,鬼头团团长是姑娘远在新加坡的叔叔。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钱财。
这部小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很中国。因为都是亚洲人,又都是发展中国家,刑事案件的作案动因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最为悲剧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也无法抵御欲望的杀戮。为了掠财,不惜同室操戈,手足相残,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9 楼 文友: 2015-08-0 14:09:29 手机跟评不如电脑娴熟,写着写着就找不到行了。
上一段没写完,继续来。
我以为,作为侦探小说,这一部无疑是成功的,但因为案件背后的犯罪动因,让这部小说
更具有社会批判价值。
贪欲,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变形为无恶不作的杀
人魔王,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这种人性的
堕落,才是这部小说所要揭示的深刻社会意义
所在。
好在,还有恪尽职守的司法工作者在,他们为
了社会公义不懈努力,以及他们与女主人公之间的美丽恋情,让这个沾染血腥的故事有了明媚的亮点,并给人以希望。
忠田老师的翻译水平和品质感真的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为您喝彩!期待您的译作早日集结出版!加油!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10 楼 文友: 2015-08-0 14: 1:46 为激励忠田武官,月楼为本文打赏,哈哈,忠田老师,月楼够狠吧,不让您停下来了,其实,只要我们的脑子还在动,翻译的童子功还没有丢,您猜怎么着,您就一直年轻着!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幼儿口舌生疮
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
孩子积食吃什么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