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病房里的植皮手術誰能為小姑娘止痛

发布时间:2019-11-09 02:31:24 编辑:笔名

病房里的植皮手术谁能为小姑娘止痛

3月14日下午,市第一人民医院烧伤整形科5号病房内正在进行一次不平常的植皮手术

“哎哟——哎哟——姑妈,我痛啊,我好痛”来自永州市双牌县麻江乡荷叶塘村2组的15岁小姑娘蒋艳躺在床上不住地呻吟着“这是第5次了”小姑娘的姑妈蒋金凤在面前不断地抹着眼泪,“我们也是没得办法,没有钱交麻醉费,上不起手术台,多亏医院领导特许孩子在病房里进行手术啊,要不孩子的命可就……”说着说着,蒋金凤又哽咽了起来“蒋艳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坎坷诞生 平静童年

1990年9月,小蒋艳呆在母亲肚子里还仅仅3个月,在煤矿里打工的父亲就在一次安全事故中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一个月后,母亲带孕改嫁因为男方坚持要打掉肚中的胎儿,小蒋艳还没出生就几乎被扼杀,幸亏爷爷奶奶及时向法院提起诉讼,获得了抚养权,才总算把她给保了下来1991年4月,小蒋艳顺利诞生出生后的第三天,小蒋艳就被奶奶抱离了母亲,交给同期产子的姑妈喂养就这样,还在襁褓中的小蒋艳,便失去了父母的疼爱,成了一名孤儿好在有叔叔、姑妈以及爷爷奶奶的关爱,小蒋艳健康成长

到了上学的年纪,家里人让小蒋艳和同龄人一样走进了学堂在连续读了4个一年级后,家里人放弃了,觉得这孩子不是块读书的料,于是让她弃学在家,帮忙干点家务这样平静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06年10月9日

受聘打工 爆炸受伤

发生爆炸的这个非法爆竹引线厂的老板名叫于铁,是小蒋艳的叔叔蒋满玉的妻舅因为工厂缺工,于铁提出把小蒋艳招到厂里做工2006年10月9日,小蒋艳从永州来到了宜章,在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在爆竹引线厂干起了捆绑引线的活计

2月1日上午8时许,小蒋艳像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时,于铁把车开进了厂棚,灾难悄悄地向小蒋艳降临不一会,于铁在倒车时,车尾不小心刮出了火花,引起2000多个引线剧烈爆炸肆虐的火舌转眼便吞噬了还在厂房里工作的小蒋艳和另一名工作人员戴和平当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谁敢上前扑救,直到两人从火中冲出,大家才七手八脚地打灭了两人身上的火苗,并急送当地医院进行救治当天下午1时许,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两名伤者被转至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经检查,小蒋艳全身烧伤面积达到了73%,烧伤程度达到Ⅲ0当天晚上8时,小蒋艳因喉咙红肿,呼吸困难为了保命,医院为她紧急实施了喉管切开手术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小蒋艳又先后进行了5次植皮手术因为没钱买皮,院方采取了自身取皮植皮术,但由于小蒋艳身上并没有多少完整的皮肤,每次手术都只能是小面积取皮医生估计,照此下去,这类手术至少还要进行四五次,小姑娘才能康复出院

为讨公道 申诉求援

爆炸发生后,老板于铁在2月5日支付了4万元就不肯再出钱了为此,小蒋艳的亲属到处申诉2月7日,接到举报后,宜章县劳动监察部门和当地政府马上对此事进行了调查经查,该厂属非法引线厂,非法用工按照相关规定,所发生的一切医疗费用均由非法用工单位足额支付考虑到救人要紧,县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对于铁进行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在他们的干预下,至2月17日,于铁先后为小蒋艳支付了83000元的治疗费用2月23日,于铁再次来到医院探望小蒋艳,在了解到小蒋艳的治疗情况后,表示自己没有能力再支付那巨额的医疗费用,愿意取自己的头皮为小蒋艳植皮,并与医院签订了手术同意书可是当天下午,于铁便失去了踪影,一连多日,其都是处于关机状态

倾尽全力垫付了12万余元治疗费的小蒋艳亲属坐不住了,四处向相关部门申诉求援可是,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危爆安全事故的立案标准是死亡一人或重伤三人以上想提起民事诉讼,小蒋艳的家人又被数千元的诉讼费吓退了“现在是有一点钱都给孩子治病去了,我们现在没有钱,也没有精力来打官司啊”小蒋艳的叔叔无奈地说道

3月13日,在宜章县劳动部门的斡旋下,双方终于又坐在了谈判桌上于铁曾私下找到小蒋艳的亲属,称将小蒋艳拖死算了,届时给受害者家属一笔费用作为经济补偿,但遭到了拒绝“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我们不忍心啊,何况还有救”协商未果,双方发生了剧烈冲突,110民警赶来才分开了难以控制情绪的当事双方,但蒋艳的医疗费最终仍没能落实

无钱医治 急盼救助

为了节省每次几千元的麻醉费用,小蒋艳的5次植皮手术中只有前2次是在手术室里使用了麻药进行的,其余3次都是在病房中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完成的每次植皮手术都长达4个多小时采访时,小蒋艳正在进行第5次植皮手术,她的惨叫让禁不住落泪真不知小姑娘是靠什么支撑着自己挺过来的目前小蒋艳的亲人最头疼的是没钱进行后期治疗,更没钱让她减少痛苦,毕竟21万多元的医疗费用已让身处农村的他们负债累累

3月16日,宜章县劳动监察大队钟队长告诉,他们已于3月13日下达了处理文书,要求于铁足额支付小蒋艳的所有医疗费用,可3月15日,受害者亲属却称他们与于铁已协商好,答应赔偿24万元私了3月16日,在于铁没有兑现承诺的情况下,小蒋艳的亲属再次找到了县劳动监察大队钟队长表示,如果对方没有财产而又逃逸的话,他们也无可奈何

因为没钱买皮,与小蒋艳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陈运和曾强烈要求取自己的皮给表妹换上,但由于身体原因,遭到了医院方的拒绝3月20日,医院下发的欠费1万多元的催款通知单更是让蒋艳的一家人愁上加愁医生说,修复创面至少还需要5至10万元,怎么办怎么办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向社会呼吁,希望有关部门可以管管此事,也希望有好心人士可以帮帮他们,救救那苦命的孩子如果您有心援助,请直接与小蒋艳的叔叔蒋四毛联系:,或致电本报社会部0735—

生物谷药业
小儿咳嗽有痰吃什么专用药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