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二六章 那如火的梅林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5:46 编辑:笔名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一二六章 那如火的梅林

早先答应了温翔一聚,养好伤后轩辕被封官,杨念慈忙于应酬,自然不成行,后来虽清闲下来,但天气越发冷了,杨念慈就不想动弹。因此,一拖再拖。

温翔派了婆子来,那婆子能说会道的,直将杨念慈一家夸的天花乱坠,才道了来意:温翔想请杨念慈一家到自己府上过小年。

“夫人也晓得,这么些年来,我家公子一直一个人冷冷清清过着,年节时,灶头都是冷的。如今公子可是将夫人当成亲妹子的…”

杨念慈一边听婆子吧啦吧啦讲个不停,一边拿眼角去看魏妈妈三人,见她们好像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微笑着打断婆子的话。

“那就去吧。”

“哎?夫人您再好好考虑考虑,我们公子可是将您当亲妹子啊…”

魏妈妈的手仿佛抖了下,这个老货!

杨念慈笑了,敢情这人就听不到别人说话啊。

“行了,小年那天我们过去。”

婆子才反应过来,欢天喜地的行礼,忙不迭的走了。

杨念慈一脸同情道:“也不知大哥哪里找来的人,竟是耳朵不好使的。”

魏妈妈青杏绿桃…

“魏妈妈,你带人备份合适的礼吧,总不好空手上门。”

魏妈妈应下。

杨念慈又自己叨叨:“大哥那么有钱,也不稀罕什么。依我看,送什么都不如送个嫂子给他的好,今年娶,明年生,省的他一个人孤苦伶仃。”

魏妈妈脸皮子直抽抽,可又被她的话勾起了愁绪,怎么公子还不成亲呢?偷眼瞧杨念慈,难道还惦记着这位呢?人家夫君都是四品官了,夫妻感情好得很,您知不知道您没戏啊公子?

等轩辕回来,杨念慈就跟他讲了这事儿。

轩辕一口茶憋嘴里不知是咽好还是吐好。被杨念慈一拍,咕嘟咽了下去。

“那好吧。”

杨念慈惊奇:“你竟然同意了?”

轩辕叹气:“你都答应了不是?我不同意不是打你脸吗。”

杨念慈竖大拇指:“你是个绅士。”

轩辕不解。

“你懂尊重女人,是个好男人。”

轩辕眉毛都飞了起来:“那是,你男人当然是好的。不过。我只尊重你,别的女人就算了,爷没那个心情。”

“…这就是所谓的弱水三千你只取饮一瓢吗?”

轩辕认真想了想,道:“你不是弱水,你是卤水。咱俩在一起才能卤出猪耳朵。”

卤好的猪耳朵切丝儿浇些醋,滴滴香油

,拌一拌,那个脆那个香哟,两人都爱吃。

杨念慈那个气哟:“你儿子是猪耳朵?”

轩辕呵呵笑:“才一只,咱来凑一对儿啊。”

杨念慈不搭理他了。

温翔竟然在府里还专门给小杨康备了院子,杨念慈看着儿子冲进屋里一手木刀一手木剑的乱比划,控诉温翔。

“大哥,你这样会惯坏他的!”

温翔笑笑,说道:“妹子还是第一次来我府上。我带你去四处看看,正好梅林开得好,你顺道折几枝回去插瓶。”

杨念慈想起那片开得如火如荼的梅林,点头便想答应,要知道上一世时自己还想风雅一把采梅花上的雪花存着给温翔烹茶来着。杨念慈心里小人狂喊,老娘这就去把那片林子拔了。

轩辕怎么可能让自己媳妇儿和别的男人相处,咳了声,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吩咐魏妈妈:“你们仨不是这府上出来的吗?正好,陪夫人走走,康儿就不必带着了。我跟温…公子说说话。”

温翔一愣。含笑点头。

杨念慈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带着她们自去了。她对这宅子熟到了骨子里,闭着眼都能走出去,但现在当然得装路盲。

两人坐在外间。看着内间玩耍的小杨康,一时无语。

屋里装了地热,很是温暖,热气哄得人昏昏欲睡。轩辕眯着眼打量温翔。

过了好久,温翔转过头来,淡笑道:“杨大人。在看什么?”

轩辕说了句:“看你。”

温翔一噎,能好好说话吧?

“在下有什么好看的?”

“我儿子有什么好看的?”你一直看个不停。

温翔又看了眼小杨康,目光在轩辕脸上打了个圈儿:“你们父子挺像的。”

但你绝不是他亲爹!

轩辕笑:“爷的种儿当然像爷。”眸色一深,意味深长道:“你说呢?”

温翔收了笑,也眯眼瞧他,半天忽然笑道:“那是自然。”

康儿需要一个明面上的父亲。

轩辕便懒懒别过头,不再跟他说话。

温翔仿佛也明了了什么,也不再开口。

那边杨念慈随着众人逛园子。这时节能有什么好看的,只除了那片红梅林子。因此并未多转,直接领到了红梅林,杨念慈摆摆手,示意她们远远跟着,自己漫步进去。

顺着林子间的小路,拐了几拐,就看见一个小小的亭子。杨念慈进去只站了站,想起上一世时,梅花盛开,自己缠着温翔来这里赏梅。温翔借口生意忙推了几次,被她撒娇耍赖的缠了来。杨念慈知他画功好,让他给自己画美人图。温翔推不过,最终还是画了…

杨念慈一袭火红的狐皮大氅,悠悠然迈出了亭子,后面跟着的人只觉得梅花似火中,一位红衣仙子悄然漫步,美得让人屏息。

杨念慈面上微笑,心里骂娘,怪不得当初温翔画的那画上除了梅花就只有一剪背影呢,他是希望跟轩辕一起赏梅作画吧…妹的!

杨念慈回头一笑,看痴了众人。

魏妈妈等人就想,夫人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能唬人的。

“来,把这枝剪下来。”

杨念慈伸着手指指向一枝长长的梅枝,那上面只开了零星三五朵,大多是花苞。

早有下人抱着剪刀在后面候着了,听吩咐就上前咔嚓剪了下来。

“来,这枝。”

“还有这枝。”

“那边,再上点儿。”

“那一棵,右边这几枝都要了。”

……

接下来。杨念慈指挥着人团团转,将自己相中的梅枝全剪了下来,一个下人忙不来,另几个又找了几把剪刀来一起上前。

眼看着梅枝子成了垛。青杏忍不住道了声:“夫人,不如咱把这些树挪回去得了。”

杨念慈一愣,哈哈大笑,她就喜欢青杏这性子。

“这时候可挪不活,再说。咱挪回去了,大哥看什么?”

魏妈妈心里叹气,那您留下这些黑树墩子,公子更不用看了吧。

杨念慈发泄了一番,才喊停,温府的一个管事婆子就上前道:“夫人,不如奴婢先派人将这些送到您府上?”

众人看那些规模庞大的花枝子,这得单独备一车吧。

杨念慈满意点头,温翔的下人都是能干的。

绿桃看着就发愣,这么多可都摆在哪里去呀。

杨念慈朝她开口了:“回头喊上西瓜咱们试一试做梅花香膏。”

绿桃顿时明了。做香膏啊,怕是还不够呢。接着打了个寒颤,公子这些梅花该不会都保不住了吧?

魏妈妈心疼的不行,看了眼后面白了脸的花婆子,这些可都是这老姐妹费尽心思伺候的,这才一碰面呢,就被糟蹋了这么些。

“夫人,不如咱们府上也种些啊。”

杨念慈摇头:“大哥种了,咱们就不必要了。恩,回头问问。咱们种些白梅,恩,不好,还是绿梅好了。据说那个更雅致难得。”

魏妈妈腹诽。您是雅致的人吗?

“等讨来绿梅,给大哥府上也送些。”

魏妈妈就瞧见老姐妹嘴角一翘,嘘了口气,不再提这茬儿了。

杨念慈出了梅林后,看似无意的瞎走,走到一处花厅时。住了脚。

“累了,进去歇会儿。”

就有人忙着送茶送点心上来,更有人连忙端了火盆子进来。

一个婆子开口笑道:“这处花厅夏日里来最是舒坦。夫人,您别看这花厅小了点儿看着不起眼,其实里面的结构巧着呢。这上下两层都是用木头建的,没用一块砖瓦。天气暖和了,外边花香一熏,满室生香…”

杨念慈听她说着笑而不语,可不是木头的嘛,不然自己怎么能吹动帐幔引起火灾,进而将自己的尸身烧个干净呢。还不是托了这些木头的福。

想到这里,杨念慈又内心黑暗了,为什么温翔偏偏将灵堂安置在这里,不是应该在正厅里吗?难道他早打着将自己烧成灰烬的主意?

杨念慈打了个寒颤,温翔不是心软的人!

旧事翻上心头,杨念慈忽然觉得自己能活第三世是老天让自己回来解开第二世的谜的原因吧?

闭了闭眼,仿佛又看见温翔对着轩辕的画像…

杨念慈长吁了口气,压下心底的羞愤和恨意,淡淡道:“回去吧。”

等见着温翔时,杨念慈又成了贴心小妹一枚。

“大哥,你后院的那片梅林开得太好了,我剪了些枝子回去。”

温翔点头:“你觉得好就好,若是还想要,派人来剪。”

旁边下人心道,公子您看看您那狗啃过的梅林再说这话吧。

颇为愉快的渡过了两个时辰,在温翔的一再挽留下,杨念慈抱着儿子登上了马车。

轩辕也跟着钻了进来,一间三口在一辆马车里,其他人在后面的车里。

杨念慈狐疑道:“我怎么觉得你跟温翔好似有些不一样了。”

轩辕挑眉:“怎么不一样了?”

杨念慈一个咯噔,不会两人发生了不同寻常的情谊吧?身子一抖,不禁就挪开了点儿。

轩辕眼睛一眯,扑了上去压在杨念慈身上:“你又瞎想什么呢?”

“啪――”

“走开!”(未完待续。)

保山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吉首治疗癫痫病方法
苏州治疗男科医院
保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吉首治疗癫痫病费用